共工财经局:广发基金经理刘格菘从相信自己到相信宏观

共工财经局:广发基金经理刘格菘从相信自己到相信宏观

共工财经局:广发基金经理刘格菘从相信自己到相信宏观

基民高位上了刘格菘的车,刘格菘高位接盘了国联股份。这或许是不少购买刘格菘基金产品的基民们在2023年最沉痛的经历之一。

早在2022年11月,就有媒体发布文章指出刘格菘重仓的国联股份涉嫌财务造假的问题。在当年11月和12月,国联股份遭遇了两次连续2天跌停,股价大幅度下滑40%。

但是刘格菘却不为所动,依然重仓持股国联股份。据统计,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刘格菘旗下6只基金重仓持有国联股份,合计持股4264.57万股,持股比例占国联股份流通股8.55%,持股市值达35.38亿元。

2023年4月和5月,国联股份相继发表了2次通告大幅下调业绩数据,仅2022年的营收数据就从当年1月预告的730亿元大幅度下调至402亿元。国联股份变相地对外承认自己财务造假。

2023年8月,上交所财务信息及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为由,对国联股份及有关负责人予以纪律处分和监管警示。但是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刘格菘旗下的广发小盘成长、创新升级混合、科技先锋混合依然合计持股约3434万股。

直到2024年1月19日,2023年四季度报告显示,刘格菘旗下的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已经没有国联股份。外界推测,刘格菘已经清仓了国联股份。

但是基民们的亏损是实打实的。数据显示,刘格菘在管的十只基金全线飘绿,近一年回撤率在40%左右,广发创新升级混合回撤率甚至突破45%。在管规模业跌破400亿元,仅有376.47亿元。

从“900亿元”顶流到“800亿顶流”、“600亿顶流”,再到如今不足400亿元。曾经红极一时的明星经理沦落至此不免令人唏嘘,刘格菘本人似乎也丧失了自信。

在2022年,刘格菘自信地表示“我们将从供需格局出发,用产业的眼光去寻找优秀企业并伴随伟大企业共同成长,以期为持有人获取长期的超额回报。”

在2024年,刘格菘则寄希望于国家的宏观调控:“我们对 2024 年的整体经济形势保持乐观,相信后续随着更大力度且更具针对性的政策逐步出台,各项经济指标将进一步企稳回升。”

有观点认为,刘格菘的失败可能是受其投资风格影响。公开资料显示,刘格菘于2010年进入中邮基金,先后担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2013年成为基金经理,开始管理自己的第一只基金中邮核心成长混合。

有业内人士透露,刘格菘在中邮基金的工作时期,受到当时中邮基金内部任泽松、彭旭等“刀锋战士”的影响,喜欢满仓集中的押注式投资。这种走钢丝的投资方式要么就是“大赚特赚”,要么就是“一溃千里”,极为考验基金经理对行业和市场的观察力和判断力。

而刘格菘第一次接手的基金中邮核心成长混合在其一年的任内实现了18.93%的回报率。初出茅庐就尝到了甜头,这无疑会进一步导致刘格菘的投资风格定型。

刘格菘离开中邮基金后,便于2014年前往融通基金,掌管融通领先成长混合基金。当时,刘格菘押宝互联网,配置计算机、通讯、电子等科技类企业,仅半年时间,融通领先成长混合基金净值飙升200%,成为当时4只半年净值翻两倍的基金之一。

在2015年,刘格菘又顺势发行了融通互联网传媒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和融通新区域新经济灵活配置混合等多只基金。然而好景不长,刘格菘就遭遇滑铁卢,旗下基金暴跌。截至其离开融通基金,跑路广发基金时,其任期内融通互联网传媒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和融通新区域新经济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回撤率分别为43.50%,49.50%;融通领先成长混合基金也仅有22.43%的回报率。

对比来看,刘格菘在广发基金的“大起大落”是对其融通时期的又一次复刻,也让我们窥见了这种押注式投资的风险。所幸的是,刘格菘并没有像融通时期一样跑路,把烂摊子留给别人。但是刘格菘要想东山再起,或许得调整自身的投资思路。

2024年2月22日,共工日报社•共工财经局记者对《广发基金经理刘格菘从相信自己到相信宏观》的后续情况将持续关注。

URL:https://e.kgongcn.com/zhxw/59d344be20f633038d2c565fee5c0d7c.shtml

来源于:华博商业评论

共工日报社财经局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